夏初

沉迷推理小说不能自拔,看完了《尼罗河上的惨案》、《东方快车谋杀案》和《无人生还》后,对阿婆的书彻底失去了兴趣。也许是因为她所创造的诡计是开先河的存在,刚出现的时候肯定惊为天人,后世的作品中多少会出现她的影子,现在再去回顾经典,就发现没有那么吸引人了,反而会过分注重推理过程中的bug。法官是凭什么说服医生帮他诈死的?他在众人都在厨房的时候溜去客厅杀人难道不会引起怀疑?剩下的几个人为什么这么蠢非要单独行动?最后剩下的一个上吊自杀难道不是强行写死?

然后看了乙一的《GOTH断掌事件》,以两个热衷尸体的高中生视角写的一系列杀人事件,老实说虽然我不喜欢波洛那种过分温情,但这里的主角冷血得几乎丧失人性了。而且案件多是变态杀手为了满足自己的变态欲望杀人,没有合理的动机和特别精妙的手法,倒是在叙述上耍了几次花招。

和室友争论了侦探推理出结果之后如何对待有苦衷的犯人,她认为穷凶极恶者该杀,而被逼杀人的情有可原,警察和侦探应该遵循内心的善恶准则。而我觉得抓到凶手后该如何判决应该交给法官而非民众或者侦探本人的好恶,正如《Legal High》恶女审判的那一集,古美门说下判决书的不应该是民意调查问卷,而应该是由几位司法顶尖人士判断。而且,案件没有那么多非黑即白,杀人者有苦衷,被杀者就未必没有。

《无证之罪》里骆闻以雪人的身份杀人,虽然是为了引出杀害他妻女的凶手,杀的也都是穷凶极恶之人,他也深知自己的罪孽,在已知时日无多、将生命的意义全部寄托于此的时候才开始动手杀人。在他死之后,无力找出凶手的严良也脱下了警服,但他却没有像别人担心的那样变成第二个骆闻,去以自己的善恶准则生杀予夺,而是悲剧式地选择吸引犯人来杀自己,以自己的牺牲换犯人的落网。我觉得这是一个警察最高的精神境界,让李丰田和其他大部分和自己毫无个人感情纠葛的人犯一样,被绳之以法。我们的法律可能不那么完善,但是不能因此凌驾于法律之上,践踏法律的尊严,只会让更多普通人失去它的保护。如果生活在一个犯罪者会因为他的动机带有正义色彩就被释放的社会,我会感到非常不安。有些人很值得同情,就像山东辱母案,所有人都义愤填膺觉得那个儿子做得对,被逼到这种境地,除了手中的刀,没有什么能保护自己和家人。但是我们不是神,没有人有这个权力赦免他们;法外人情,也只能酌情减轻量刑,无法抹去此人犯罪的事实。

最终得出结论,她是混乱善良,我是守序善良。好在都是善良。

评论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