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人生真是大起大落。昨儿下午开会时我一直在刷回家的票,到点儿放票了可老是排队排不上,急得都要哭出来了,又正好被大老板点名,以为自己要发言把手机塞给旁边的同学让帮忙刷着,结果左边学姐替我挡了这一枪,再回头看,票已经没了。散会上楼看,发现我挂在电脑上的抢票软件帮我抢到了,结果太久没去验证,票子就飘走了,走了,了。

如果一直没抢到还好,告诉你你本来有希望抢到,才是最心痛的。后悔到想把半个小时前装乖坐在墙边硬板凳上不挪窝的自己一巴掌打出会议室。

想像以前那样曲线救国,在武汉中转一下,抢到一张八点多从汉口发的车,可回头一看傻眼了,没有能在八点之前让我赶到武汉的车,这意味着我得提前一天去武汉然后住一晚。想想在武汉还是有些同学的,问问谁能收留我一晚上好了。祖母23号就回北京,不得行,那就辰君吧。一问她就答应了,而且她正好也是24号早上的票,说如果我是武汉站出发,就可以让她爸送我们一块去火车站了。这敢情好,我立马扫了一眼,还有从武汉站走的,喜滋滋地改成那班车,然后想着还能和老同学在武汉转转。旁边师兄听说了,说你要是回学校就叫上我。虽然是高中校友,但和师兄并没有过很多关于母校的交流,这下好了,去聚餐的路上,都在和他聊这个事儿,可以一起回学校逛逛了,我可四年没回去过了,怪想的。

之前我抢票惊动了太多人,现在定下来了,得跟他们给个信儿,也得说服我爸妈让我提前几天去武汉。在路上发消息,我的手是可以不惧冷风,但到了聚餐的时候手机电量只剩一点血皮,只能关机不看,埋头吃菜。听到隔壁桌在分析为什么徐州站有这么多趟车可还是很难买到票,就想吐槽那你倒是分析分析我们家怎么也这么难买票啊。

晚上一直睡不着,和室友吐槽博多豚骨拉面的最新一集,然后闭上眼一直是高中时期的一幕幕。大寝喜欢的篮球校队队长,只要我们在路上遇到就会起哄到她脸红,拍毕业照那天我鼓足毕生和男生搭讪的勇气去跟那个男生说“我们有个同学很喜欢看你打球,请问可以和你照张相吗”,才让她有和他合影的机会;让大家热情高涨的纸飞机大赛,那时候我们教室天天都飞着纸飞机,还学会了各种纸飞机的折法,一起在走廊对着楼下飞,很像求婚大作战里的一幕。想着我要是回学校,一定要再去我们下晚自习常去看星星的天台,去体育场我和祖母曾经运动会的时候忙里偷闲坐着乘凉的地方,再走一遍毕业时我们一起拍过照的“華”字前面,甚至连拍照发票圈的文案都想好了,“我的那些花儿,她们在哪里呀?”

结果就这样,晚上做了一晚上转车丢行李的梦。今天早上八点半新放出的票,当然也没抢到,不过没关系,反正已经有着落了。乐乐呵呵地跟学霸和奶奶逛街去了。中午在长乐路上吃泰国料理。很小的一家店,我们边吃着热辣辣的咖喱喝着爸爸给寄来的酒边看着窗外大雪飘飘。

然后就在冒着雪一家一家地逛街边的小店的时候,突然传来噩耗,阿辰抢到了25号的卧铺票,没办法跟我一起出发了。这意味着我要独自从她们家跨越一整个武汉市去赶早上八点一刻的火车,查了查路线,公交地铁要两个小时以上,而她家附近基本打不到车。她建议我改成晚一点出发的车,然而还有票的就只有四点多出发的了,那样我到上海可就十点多了。还有另一个方案就是在火车站旁边找个酒店住一晚。

听到这儿我的心已经凉了。虽然还是答应着,去查周边的酒店,但其实已经不太想这样了。在她家过一夜和为了赶上车而找个酒店住一夜意义完全不同。在奶奶和学霸试衣服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我在旁边恨不得分出几个我,一个盯着火车票的动向,万一刷出晚一点儿出发甚至直达的票呢;一个去找合适的酒店,但是那个时间的价格都比现在高上许多;还有一个去查从她家到每一个火车站的最短路线,不死心地认为还有一线生机。

下午五点放全票,吸取昨天的教训守着电脑等,一刷到我就去验证。事实证明没什么用,该抢不到还是抢不到,这倒是让我对昨天那次释然了。但买到了25号当天在武汉转车的两张票,中间三个多小时,从汉口到武昌,应该绰绰有余。目前来看这是最简单省事的方案了,以前抢不到票这样干过,但基本上都在一个车站中转,现在得拎着行李挤地铁了。

最关键的是不在武汉逗留,就见不到我的花儿们,也去不了我的华师一了!昨晚脑补的一切都泡汤了,巨大的落差感冲淡了可以顺利返校的喜悦。晚上开会,跟师兄不无遗憾地说我可能不能和他一块儿回母校了,没想到他给了惊人答复。如果我要在武汉过夜,他可以提供武汉站附近的住宿;如果我依旧住同学家而害怕赶不上车,他可以24号早上来接我并送我去火车站。我tm都要感动哭了,这么贴心的学长哪里找!然而回去冷静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妥。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住一晚,多少有点儿害怕,而且孤零零的和住酒店没多大差别;让人家一大清早跨越整个城市来送我,我何德何能啊,承受不起这么大的人情。再说我也不是被逼到山穷水尽无路可走了才需要求人这么帮我,明明还有planB。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之后,艰难放弃了去武汉会姬友回母校的打算。

跟她们说的话也拿来平息自己躁动的心:来日方长。


评论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