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皇阿玛拍的雨过天晴。(对啊我是去无锡了,但就是不放无锡的照片哼。

主要这两天天气都不太好,别说一直阴沉沉的天空了,连景色都黯淡了些。上午去东林书院的时候还有点儿太阳影子,坐车一路上看着街角五颜六色的虞美人心情很是不错。下午去鼋头渚的时候就没穿外套,结果在船上和岛上直接被吹到怀疑人生。早上精心梳理过的头发变成了一头鸡窝,我抱着裸露的手臂在风中瑟瑟发抖。说真的,这样的太湖,没法给我一种江南水乡的秀丽感,更多的是烟波浩渺的气势。因为根本就看不到对岸,你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一个湖上。北方好像也把湖叫做海子,还是很有道理的。

樱花早就谢完了,著名的太湖佳绝处只剩下郁郁葱葱的树林,让人连拍照的兴致都没有。不过我们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直期待的水鸟,一只在水边栖息的白鹭,可惜还没等我们靠近就飞走了。我大概是什么看见阶梯不爬会死星人,鼋头渚上的小山包一口气上去,顶上只有一个被石楠环绕的祭坛,马上就被熏下去了;妄图爬到灵霄宫的顶上,通向楼上的门挂了把大锁,只得悻悻下山,路边有一株含笑开得香气四溢;樱花谷内有一木楼,兴奋地爬上去却被四面围住,但有一处栏杆破了可以钻到外面,我站在楼上和下面打招呼,师姐说你可以弄个绣球抛一抛;蠡园的假山,在石壁里的阶梯上钻来钻去其乐无穷,就是脚底有点滑,步子得迈得小心,假山顶上竟然是一个观景死角,被旁边树木挡住啥也看不见。一路上我像一个识花软件一样给他们介绍身边的花草,这是晚樱,这是桃花,这是杜鹃,这是鸢尾,黄的是迎春,红的是山茶......

老板请我们在水景坊吃饭,那是在太湖边上的一个餐厅,拉开窗帘就是湖光山色,门口的草地上还有不下五对新人在拍婚纱照。消费水平不低,菜品味道当然也不差,其中养生黑豆腐真的超好吃。本来不打算喝酒的,最后还是帮着解决了一瓶,三得利的啤酒就是比青岛的雪花的好喝。景区的五星级酒店也就这么回事吧,在湖那边是能看见酒店的影子,在房间里可就不一定能看见湖了,我们拉开窗帘对着的是天台。但是房间看着比一般四星的宽敞,灯光也特别到位,打开花洒看带着光的水珠倾泻而下,看着镜子自己睫毛都闪着光,果然颜值三分靠长相,七分靠打光啊。

晚上在房间看了致命ID,刚开始还以为烧脑部分是在作案手法,跟无人生还似的,后来才看出来是人格的厮杀,最后结局的反转竟然还让我给猜着了。想起过年在家老爸看一级恐惧完了给我剧透,说那孩子就没有人格分裂,他骗了所有人包括为他辩护的律师,(不得不说爱德华·诺顿的演技真是绝了;这里我本来也以为是这样,那个胖子自导自演了一出大戏,最后根本就没有什么多重人格大逃杀。但是被剧透说最后还有一个人格是大boss,我瞬间就想到那个小男孩,全程没有说过一句话,刚开始很容易把他当做其他人格的附庸,但既然他出现在这个游戏中,说明他也是一重人格。豆瓣上说这是他的原生人格,所有其他人格都是从他小时候的经历中演化出来的,结局只剩下了他一个也能慢慢滋生其他人格,周而复始,无限循环。

两天转瞬而过,回来的路上雨越下越大,裹挟着雨水和前车冲散的水花,车窗玻璃下都开始冒出了水泡,我戴着耳机开始打盹儿。下个月还有个会在苏州,这半年出去的次数太多了点儿,待在学校的都变成了碎片时间,啥正事也不想干,祖国河山风光正好,放我出去看看。

评论
热度(1)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