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现实生活有时候真魔幻。逛了一天街之后接到室友电话,说她在一个展览上摔骨折了。前一天还精神百倍说和我一起备战上马的人,转眼就躺倒在床,没人借力就无法起身。她行动不便,我们两个室友就成了床前孝女,依稀回到了去年伺候皇阿玛做完手术的时候。那时是跑上跑下给她换冰袋,这次最主要的是扶老罗起身和躺下。头天晚上她手腕肿痛一夜未眠,可能因此身体的代谢没有休息,叫醒了我两次扶她起来上厕所。大半夜被叫醒挺难受的,但早上醒来了之后就忘了那个一脸哀怨地坐在椅子上等她从厕所回来的人是谁,怨气像梦一样消散了。第二晚她的疼痛轻了很多,我从实验室晚归,急着回去吃学霸给我带的螃蟹,走到半路想起来在冰箱冻了一袋牛奶回去当冰袋给她止痛,又折回去拿。结果这天晚上更可怕,她足足起夜了四次,我每次睡不到两个小时就又被叫醒。好不容易进入梦乡,听见她悠悠唤我的名字,魔音贯耳,在梦里挣扎着不想出来,从床上爬下来困得想哭。早上起来她说这一夜睡得比昨天时间长,我说您倒是睡踏实了,我的睡眠质量下降太多了,梦都做了好几个。早上被叫醒的时候,还在梦里答应着过两个小时扶她起来吃饭。本来觉得照顾病人不算什么难事,现在倒开始庆幸她妈妈今天就过来,不然这样下去要被折磨得神经衰弱。她刚受伤的时候我们感叹将来一个人在外地工作,要是飞来横祸弄得不能自理了,身边连个递水的人都没有。就是现在身边有同学可以帮忙,身体的病痛还是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老罗受伤的第一天晚上怕是痛得在床上流泪盼天明吧,我们只需要时不时打着呵欠下床拉她一把而已。再来,如果是家人生病了,需要白天黑夜事无巨细的照顾,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半夜数次被叫醒都会心态崩溃的我又能坚持多久呢?坚持多久不对他们黑脸发脾气,坚持多久不把他们丢给医院和护工......

评论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