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有人提了一句“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是不是滕王阁序里面的,我一时竟答不上来。想我过年回家还在高考生的老妹面前秀,说我五年前学的比你记得都牢。这么快就体会到脑子不好用了,好难过啊,费那么大劲啃下来的课文,当时觉得能记一辈子的东西,不再提起之后,也说忘就忘了。这感觉就像下大力气追到的认定了的女孩子,说不爱就不爱了,人找谁说理去......

不甘心地用早起刷微博的时间重新背了一遍,毕竟之前背过的,再捡起来还是蛮容易。想起之前跟人聊起北大岳昕事件的时候,他第一反应不是对事件本身的看法,而是说很快大家就会忘记的。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每天有无数的新闻在争夺我们的注意力,再热门的话题也会被新的争议事件所取代。我当时很生气,觉得自己的一腔热血被他毫不留情地泼了一盆现实的冷水,然而无从辩驳。看到这件事被刻在区块链上,很多人还庆幸来着,其实存在区块链上的只是一段代码而已,没人记得它的时候一样会失去意义。

评论
热度(1)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