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这一季正经在追的只有P5,说来好笑,看动画是为了感受原作游戏,所以无论动画的剧情节奏或者打斗画面多么有槽点,都可以归结到“游戏神作被魔改”和“惨遭A1动画化”上面去。至于石头门0,是在pt上追的,所以总是不能按时更新,想起来的时候去看看。

一开始就表示这是助手已死的β线。胸针经历了上一季的摧残之后彻底褪去了中二,每次看向嘟嘟噜的时候都是一脸哀伤,确实,一个人背负着那么惨痛和沉重的回忆,不说从此一蹶不振,至少很难再没心没肺地面对生活。

将人的记忆导入AI这个设定,和前一阵老罗的小说不谋而合。当时我还跟她争论了一番,为什么女主放着好好的人不做要去做AI,我觉得一般人就算再无私也做不到这一点。你自己再也闻不到花的香味再也感觉不到春风拂面,再也体会不到小猫在你手心蹭蹭脑袋的痒痒的感觉。把身体给已经去世多年的母亲让她体会人生的美好,且不说母亲本身愿不愿意接受女儿这样的牺牲,她虽然命运比较悲催但也不算猝然离世,把你的人生强加在她身上也是一副重担呐。老罗反驳我说因为女主从小被人类社会抛弃,是好心的AI抚养她长大,所以觉得AI比人好......你是作者你说了算咯。

将逝者的一段记忆导入电脑,就得到了一个逝者人格的AI。我想知道的是,多长的记忆能形成一个完整的人格?或者说,提取我从小到大所有的记忆,是不是就能克隆出另一个有着相同思想的我?说到底,人格这种东西是怎么定义的呢,对于疑似人格分裂患者,如何断定ta是病了还是演技惊人?只有三个月记忆的牧濑红栖,是会和真正的助手做出不一样的反应的,无论神态语气多么像,跟她交谈越久,就越能清醒地认识到本人已经不在了的事实。

无聊的时候会想,要是时光倒流,小时候的我,遇到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一模一样的,是不是还能成为现在的我。亦或者,克隆出的我和我的思想一样吗。我总觉得思想或者说灵魂不仅仅依赖大脑、细胞、神经元这种物理层面的东西,再说了,细胞是由分子原子组成的,电脑是由半导体组成的,肽链折叠方式的不同就会改变蛋白质的性质,二极管的PN结靠自由电子的运动产生电流。这些东西从微观上来说没办法做到一模一样。学电子云的时候定湖说的话让我记到现在,有一种随机不是硬币掉落是正是反的随机,因为硬币掉落的结果算是有根有据的,把握掉落高度、硬币质量分布、空气阻力和风速等一切影响因素,就能把握测试的结果。但电子不一样,不确定性存在于它本身,是“绝对”的随机。

好像扯得太远了,思而不学则殆,一天天的胡思乱想怕不是能让人发疯,但就是觉得世界真奇妙啊,有那么不得其解的问题,思之如狂,其乐无穷。


评论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