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想想五年前的今天我在干嘛,到酒店安顿好了之后去旁边十五中看考场,下特别大的雨,教学楼前的广场上积了很多水。家长不能进去,就一个个学生撑着伞在游荡。我找到我的考场,因为自己的位置靠窗,所以还看见了桌上贴的个人信息。其实考场有什么好看的,十五中就那么一栋楼,在酒店房间里都可以一览无余。武珞路离黄鹤楼很近,晚饭后爸妈散着步去看黄鹤楼了,留我一个人复习。其实那个时候根本就无心复习,他们出门了我就百无聊赖开始看电视,跟小时候答应他们在家练字其实偷偷在看电视一样。高考完那天晚上他们连夜赶回了家,因为第二天还要回学校收拾一下东西,我一个人在学校附近的酒店住了一晚,那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熬通宵。没和同学出去浪,没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思考人生,就看了一晚上的《火蓝刀锋》。完全睡不着,我看到一度犯困,但是闭上眼睛觉得大脑还在疯狂转动。后来才知道,在经历了精力高度集中的考试之后,骤然释放掉压力的大脑会变得异常兴奋,考完托福我都能喋喋不休两个小时呢。

我亲爱的老妹啊,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呢,在紧张吗,在提前幻想吗,还是在一片混沌中用四年积累的本能做反应呢?永远只有身在其中才能体会,过后只有变味的回忆。你马上就会知道,两天之后的解脱持续不了多久,又是一条新的看不到头的路。

评论
热度(1)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