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拖了小半年的文章终于投出去了,神清气爽。

前一阵看完了伊坂幸太郎的两本书。《余生皆假期》明明是几个治愈的小故事,看完却有点伤心。一个人在面临绝境的时候,还潇洒地说从今天开始给自己放假,以后余生都是假期。天知道他还有没有余生。《末日愚者》明明是世界末日人类的内心挣扎,却总能被温暖到。我无法想象全地球人被通知只有八年可活会是个什么光景,按书里描绘的,在最初的骚乱过后,大部分人还是选择按部就班地生活。苗场先生说得好,如果明天就要死了,难道会改变现在的生活方式吗?那么现在的生活方式是按活多久决定的呢?无关目光短浅或者长远,像他那样坚定的人,想做的事是一定要做的,练一天也是练,练十年也是练。估计我要是知道寿命只剩三年,断然不会像现在这样成天摸鱼,这样一想不禁为目前的自己感到羞愧。如果我有什么事是一定要在人生最后的三年做的,为什么现在不能做呢?我们总是拖延,总是侥幸,总是对自己很宽容。

目前看过的所有日本文学都是平铺直叙的调调,语言中看不出什么张力。这也许是日语本身的特点吧,团长里面怒江两岸对骂的时候,日本人真是骂不出特别伤人的话,如果双方都听得懂的话气势就高下立判了。这样平静的叙述里也能看到生命的力度。小说的最后一个故事,固执的父亲建了一座高高的瞭望塔,说要在末日的洪水来临时做最后一个淹死的人,看着这个世界沉没。强迫自己感受山呼海啸一般的绝望,这需要何等强大的意志力。虽然末日来临,自杀是不会自杀的,无论如何都不会,但是论为了活下去能做出的努力,我还是自愧不如。活着并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东西,是要拼命挣扎才能做到的事情。即使肮脏丑陋也没关系,只要能多活一秒。那座高塔会成为深海中的支柱,是生命力的高度,记载着人类眼里最后的风景。

评论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