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初

今儿闹得沸沸扬扬的95页pdf,看的过程中极度恶心。太不公平了,为什么女性在面对性胁迫的时候会有这么强的屈辱感呢?明明不是我们这边的错。看着受害者和那禽兽的通信记录,我感到极度愤愤不平。他不断地用依师来给对方造成心理压力,那些对他极为信任的信徒的心理防线太容易动摇,到最后觉得答应这样荒唐的要求之后是一种解脱。更无耻的是,他并不是得手一次就可以的qj犯心理,而是想让对方无论身心都依附于自己。我无从得知那些女尼有过何等遭遇以至于要出家,但是她们是把fo家当做心灵的皈依之所,结果这点信仰却为尊敬的师长所利用。我们看不得白兔糖的父嫁结局,因为无论有血缘关系与否,将自己的想法加于一个三观不成熟的孩子并将她培养成自己的爱人,是令人不齿的。当然这个还关系到信仰崩塌,性质恶劣得多了。
说来这种z教高层似乎总是逃不出这类丑闻。西方的主教似乎总和变态联系在一起,像《一级恐惧》里有着变态性癖的大主教,化物语里试图侵犯战场原的x教组织干部。影响多恶劣啊,一个直接把人逼疯了,另一个造成家庭破裂外加封闭自我。可能禁欲要求压抑了他们,一方面成为高层之后手中有巨大的权力,使得扭曲的欲望变得无法控制。《巴黎圣母院》里的克罗德副主教,禁欲和人的本性之间的矛盾几乎将他撕裂,囚禁爱斯拉梅达那段真是我的心理阴影。试想,真的有神佛存在的话,又怎么可能让这些人做他们的代表?跟着这种人又怎么可能得到救赎?
最后补一句,不愧是清华毕业的博士,举报信都写得堪比学术论文,逻辑通顺条理清晰,引经据典翔实有力。高晓松说名校毕业不是让你拿来找个好工作的,你要让社会相信真理,名校是镇国重器。这两位top2的毕业生,还有之前北大的岳昕,有胆识且有脑子,实乃我辈之楷模。

评论
© 夏初 | Powered by LOFTER